中国石油需求:高增长后,回归常态

中国原油进口和加工同时走弱

二季度我国GDP增速自18.3%的前值回落至7.9%,低于Wind市场一致预期(8.5%)。进口方面,原油进口量同比、环比均走弱,二季度录得同比增速-14.2%,较前值9.5%大幅下滑。加工量方面,二季度原油加工量同比增速5.6%,低于前值16.6%。

中国油品需求在高增长后,回归常态

近期由于疫情期间的投资类消费逐步退出,加持大宗价格持续上涨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二季度国内油品需求同比增速大幅下滑至4.9%(一季度为19.9%)。从行业指标看,二季度国内交通运输和公路建设投资的同比增速均有所回落,国内油品需求在低基数效应退出后开始回归常态。“大油品”方面,汽油消费增长平稳,航空煤油需求复苏后增速回落,而柴油消费进入负增长区间,对整体石油需求有所拖累。“小油品”方面,受疫情期间基建和工业生产高景气带来的高基数效应影响,年初至今沥青消费逐渐走弱,二季度开始出现负增长。但即使剔除基数影响,3-5月沥青消费相比19年同期也呈边际下落趋势。

疫情“拖尾”抑制石油需求,进口量暂无回暖趋势

疫情修复阶段,下游行业消费疲弱信号已然出现,国内石油消费需求增长放缓。同时,油船监测数据并未表现出明确的进口需求复苏迹象。往前看,我们预计国内石油消费和进口需求可能较难重回高增长。我们在2021年6月14日研究报告《2H21大宗商品展望:并非超级周期》中提到,疫情后的经济修复阶段,今年石油消费增长动力将由国内转向海外,中国不太可能持续为石油市场贡献高增长动力。往前看,我们预计石油需求增长回归正常,可能是疫情后经济发展带动的石油消费特征,国内石油消费和进口需求可能较难重回高增长。

正文

中国原油进口和加工同时走弱

去年全球疫情以来,中国抗击疫情效果显著,经济活动也率先走出疫情的影响,带动了原油进口的“V型”反弹。但进入今年二季度后,国内原油进口已经难以维持在同期高位,二季度同比录得-14.2%,低于前值的9.5%,原油进口环比和同比均出现下滑。而且,从国内炼厂开工积极性看,二季度原油加工量同比增速仅为5.6%,明显低于一季度的16.6%。与此同时,国内宏观调控上也在传递政策积极应对经济增长回落的态势,央行于2021年7月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而国内4-6月社会零售总额两年复合增长4.7%,明显低于疫情前平均增速。

图表1:我国原油进口及加工量同比增速

图片

资料来源:万得资讯,中金公司研究部   

中国石油需求在高增长后开始回归正常

从我们监测的消费数据看,二季度国内油品需求同比增速从一季度的19.9%回落至4.9%,基本接近疫情前的需求增长路径。一方面,疫情期间国内托底经济增长的投资类消费在逐步退出;另一方面,石油消费增长本身存在价格弹性,不断上涨的大宗商品价格在一定程度上也会抑制需求增长。

从行业指标看,在没有一季度低基数效应的情况下,二季度交通运输和公路建设投资均出现同比增速回落。货运方面,二季度铁路货运量同比增长8.8%,较一季度(14.0%)下滑5.2个百分点;公路货运量同比大幅回落,二季度仅为15.1%,较前值64.4%下降49.3个百分点。客运方面,受近期广深局部疫情反复影响,二季度民航需求环比降温,客运量同比录得112.6%,较前值121.2%下降8.7个百分点。公路建设投资方面,二季度同比转负至-2.8%,可见一季度111.0%的高增速受低基数影响显著。

图表2:国内油品表观消费同比增速

图片

资料来源:万得资讯,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3:国内货运、客运及公路建设投资同比增速

图片

资料来源:万得资讯,中金公司研究部

“大油品”需求受柴油拖累,汽油消费增长平稳

在汽柴煤油这三大油品中,二季度汽油消费增长较为平稳,航空煤油也在迅速恢复。而柴油消费再次进入负增长区间,拖累了整体石油需求增长。

图表4:我国“大油品”消费同比增速

图片

资料来源:万得资讯,中金公司研究部   

汽油消费增长表现较为平稳。由于汽车保有量增长乏力,疫情前我国汽油消费便处于零增长区间;当前汽车保有量增速仍处于下行通道,二季度同比增速8.2%,较一季度的10.4%下降2.2个百分点。但受去年低基数效应影响,年初至今我国汽油消费同比表现亮眼,二季度同比增速为21.1%,较前值(30.2%)小幅下降9个百分点。需求方面,二季度乘用车销量同比录得-0.6%,较疫情前同期有所回升(19Q2同比增速-14.3%)。

图表5:我国乘用车销量及同比增速

图片

资料来源:万得资讯,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6:我国汽车保有量及同比增速

图片

资料来源:万得资讯,中金公司研究部

航空煤油需求恢复,疫情反复下呈边际走弱趋势。受低基数影响,煤油消费在二季度录得同比增速197.4%(主要拉升项为4月同比381.0%)。剔除基数效应后同比增速为8.3%(相较19Q2)。近期国内广深等地疫情反复,航空出行需求有所下降。二季度高频数据显示,5、6月民航客运量环比增速分别为-0.1%和-19.1%;CAPA公布的周度数据显示,二季度国内航班数环比增速维持在零附近,5至6月环比增速下跌为负。疫情扰动下航空出行需求降低,航空煤油消费随之边际走弱。

图表7:我国民航客运量及环比增速

图片

资料来源:万得资讯,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8:国内航班数周度环比变动

图片

资料来源:万得资讯,中金公司研究部

柴油方面,消费再次进入负增长区间,拖累整体石油需求增长。年初至今柴油消费同比增速持续下跌,二季度录得负增速-8.03%。受工业用油减少拖累,疫情前柴油消费便处于负增长区间(19Q4同比-3.5%)。目前看,二季度工业增加值同比从一季度的30.6%回落至9.0%,柴油消费重回负增长。此外,二季度挖掘机销量同比录得-6.0%,较一季度的120.7%大幅下降;但我们认为,不必对需求增长的走弱过分解读。

图表9:柴油消费和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

图片

资料来源:万得资讯,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10:我国挖掘机销量同比增速

图片

资料来源:万得资讯,中金公司研究部

“小油品”消费盛宴难续,沥青需求负增长

疫情期间,受益于基建活动和工业生产的高景气,沥青等小众油品消费呈高增长。但年初以来,沥青消费增长开始走弱,甚至在二季度跌入负增长区间,同比仅录得-5.3%。不同于柴油,从2018年以来,沥青消费基本维持在20%左右的高增长态势,各地城市公路建设等基建项目落地是沥青消费的主要推动力。但从二季度表现看,随着公路建设投资同比增长录得-5.9%,沥青消费也出现负增长;当然其中也有去年高基数效应的部分影响。剔除基数效应后,今年3-5月份沥青消费相较2019年同期分别录得19.2%、18.3%和17.8%的增长,边际同样呈下落趋势。

图表11:国内“小油品”消费同比增速

图片

资料来源:万得资讯,中金公司研究部   

图表12:我国沥青消费和公路建设投资同比增速

图片

资料来源:万得资讯,中金公司研究部

往前看,疫情“拖尾”可能抑制国内石油需求

我们在2021年6月14日研究报告《2H21大宗商品展望:并非超级周期》中提到,疫情后的经济修复阶段,今年石油消费增长动力将由国内转向海外,中国不太可能持续为石油市场贡献高增长动力。自下而上看,下游行业消费疲弱的信号出现,而国内宏观上也有缓解下游需求疲弱的诉求。进口方面,根据彭博的超级油轮监测数据,截止7月9日,未来3个月将有86艘超级油轮驶向中国,虽为今年6月11日以来的新高,但较2月6日公布的127艘仍下降不少,石油进口需求恢复迹象仍不明朗。当前国内石油消费增长放缓,已是既定事实,往前看,石油需求增长回归正常,可能是疫情后经济发展带动的石油消费特征,我们预计,国内石油消费和进口需求可能较难重回高增长。

博易大师原创文章,作者:博易大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yidashi.com/41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