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铜的稀缺性压倒了减排努力

全球最大的公开交易铜生产商自由港-麦克莫兰公司表示,与石油不同,铜市场受到新发现铜矿数量不足(a dearth of new discoveries)的拖累,并随着各种脱碳努力(decarbonization efforts)的推进,市场对铜的需求在一个时期内将加速增长。

图片

自由港-麦克莫兰公司首席执行官理查德·阿克森(Richard Adkerson)周四接受采访时表示,尽管政府干预和市场行为可能在短期内对铜市场产生一定的影响,但铜业务表现为一种非常长线的市场(a very long term business),而且通常“异常强劲”。
他对彭博电视台表示:“对铜产业链而言,可没有类似页岩油之于石油工业一样的重大新发现;在石油行业,本来就不断有纷至沓来的油气找矿新发现(an ongoing flow of discoveries);现在又有页岩油这个新的要素加入到油气工业之中。然而,在铜的工业产业链中,规模以上的铜矿(copper mines of size)找矿新发现非常稀少。”
随着主要经济体逐渐从新冠肺炎疫情中缓过劲来,对铜市场供应紧张的担忧已经屡次三番将铜价推至历史高位;能源转型(energy transition)则同时提振了铜金属在电力设施行业的使用前景。因为美联储(the U.S. Federal Reserve)的宏观干预(outlook of a tapering),以及中国针对大宗商品价格飙升而采取的缓解措施,铜价涨势已有所回落。
阿克森称,铜行业正面临的供应短缺,已经求诸铜替代品的出现和铜回收的强化。他表示,就算铜的价格在不久的将来翻一番,自由港也将无法在5年内增加新的铜金属供应。
随着铜价数度接近创纪录的价格,自由港公司的盈利空间正在不断扩大。该公司在印度尼西亚的旗舰矿正在走上坡路的阶段,可以应付任何成本的上升。他说,该公司正在“使劲浑身解数”(hasits arms around)应对铜供应方面的挑战。
他说,东道国的政界人士和工会希望在铜价飙升带来的好处(copper windfall)中获得更大份额(bigger share);这是对铜价格高企(surging prices)的典型反馈。

延伸阅读:5月份全球铜冶炼活动创年内新高

卫星监测数据显示,5月份全球铜冶炼厂的冶炼活动创下年内新高,延续了近期的增长势头。

图片

5月份,反映全球冶炼厂活动情况的全球分散指数升至49.4点,较4月份提高13.3%。该指数达到50时,意味着冶炼活动位于过去12个月的平均水平。

冶炼活动增加,正值铜价创下历史最高纪录。今年迄今基准伦敦期铜价格已上涨27%,并在5月10日触及10747.5美元的历史最高纪录。

5月份中国的分散指数为48.9点,高于4月份的44.3点;5月初中国的铜冶炼活动强劲,但是随着中国冶炼厂进入季节性维护,冶炼活动出现下滑。

欧洲指数从4月份的37.7提高到45.7%,北美指数从33.1提高到38.9点。(长江有色)

主要观点:

2021全球经济从疫情中反弹,中国经济增长引领世界,铜实体需求大增,而铜实体供应增长有限,各类社会库存和废铜供应有限,在美元泛滥导致全球投资与投机资金必重仓大宗商品的超级周期以及中美金融战的大势下,铜博士必将成为大宗商品中最闪亮的价格增长明星和金融战重点商品,铜有望在2021年突破10万元人民币/吨以上(具体数字根据国际资本和中国国家资本的博弈态势),突破后或有大幅回调,在6万-8万区间震荡为主或是大概率(金融战拉锯阶段)!

博易大师原创文章,作者:博易大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yidashi.com/36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