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外汇衍生品市场规模稳定扩张

综合持仓和成交的情况来看,场内外汇衍生品发展非常迅速

综合持仓和成交的情况来看,场内外汇衍生品发展非常迅速

外汇期货是在集中形式的期货交易所内,交易双方通过公开叫价,以某种非本国货币买进或卖出另一种非本国货币,并签订一个在未来的某一日期根据协议价格交割标准数量外汇的合约。随着我国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外汇储备不断增加,而改革后的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我国迫切需要有效管理汇率风险的金融衍生工具。目前,国际上流行的汇率对冲工具有外汇远期合同、掉期和外汇期货,而我国的人民币汇率衍生品目前只有远期和掉期,将来外汇期货的上市只是时间问题。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后,汇率将更加稳定,中国资产也成为更重要的金融工具,届时对外汇期货的需求将呈爆炸式增长。

[外汇衍生品的发展历史]

外汇衍生品市场是从20世纪70年代才快速发展起来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浮动汇率制度逐步建立。1976年,《牙买加协议》正式生效后,浮动汇率制代替了固定汇率,汇率的波动催生了外汇衍生品市场的发展。此外,全球化导致各国之间贸易和投资活动越来越多,各国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资金的流动越来越频繁,外汇的需求增加,也推动了外汇衍生品市场的发展。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部分场外的外汇衍生品开始推出,比如外汇远期、外汇掉期等。1972年5月,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的国际货币市场(IMM)正式成立,7种外汇期货上市,包括英镑、加拿大元、德国马克、法国法郎、日元、瑞士法郎和墨西哥比索,这标志着首个外汇期货市场的成立。澳大利亚是第二个推出外汇期货的国家,1980年,悉尼期货交易所(SFE)上市了澳元兑美元期货,但是初期交易并不活跃,一度被关停。随后英国在1982年上市了外汇期货,成为第三个上市外汇期货的国家,日本也在1989年推出了日元兑美元的外汇期货。

新兴国家外汇期货发展相对较晚,但速度惊人。在新兴经济体中,巴西是最早推出外汇期货的国家,1987年就推出了外汇期货;俄罗斯也在1992年推出了卢布兑美元期货,但是在1998年俄罗斯债务危机后,其外汇期货市场开始衰弱,2005年之后交易量才开始增长;1999年4月,韩国期货交易所(KOFEX)成立并推出美元兑韩元外汇期货及期权;2005年,土耳其衍生品交易所试点了包括里拉兑主要货币以及交叉外汇在内的多种外汇期货;南非的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JSE)于2007年上市了兰特兑美元、欧元、英镑等主要货币的外汇期货。

整体来看,近些年外汇期货在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都有了飞速发展。

[场内外汇衍生品的交易情况]

按照交易地点划分,外汇衍生品可以分为场内交易和场外交易,本文统计的场内数据来自美国期货业协会(FIA),场外数据来自国际清算银行(BIS)。FIA按照标的资产的类型,把场内衍生品划分为权益指数类、利率类、个股类、外汇类、能源类、贵金属类、普通金属类、农产品类和其他。

全球外汇衍生品市场规模稳定扩张

图1为按标的资产划分的全球期货期权成交量分布情况(单位:亿张)

从成交量的角度来看,根据FIA的统计,2020年,全球场内衍生品成交量467.67亿张,同比增长35.59%,其中外汇衍生品成交量4.52亿张,占场内衍生品成交总量的9.67%,在2020年的成交量仅次于权益指数类的衍生品和个股类的衍生品。从外汇衍生品自身的成交量来看,2020年,外汇衍生品4.52亿张的成交量,较2019年增长14.86%,是2009年的4.57倍,外汇衍生品成交量的增长速度非常快。从外汇衍生品的成交量占全市场的成交量比例来看,外汇衍生品成交量占比在2009—2011年和2014—2018年呈增长趋势,在2011—2014年和2018—2020年呈下降趋势,但整体来看变化幅度不大,最近10年基本在9%—13%之间(图1)。

从持仓量的角度来看,2020年全球衍生品持仓量9.87亿张,同比增长9.66%,其中外汇衍生品持仓量3304万张,占比3.35%。从外汇衍生品自身的持仓量来看,2020年外汇衍生品量3304万张的持仓量,较2019年增长35.31%,是2009年的2.89倍,增长速度也是非常快。从外汇衍生品的持仓量占全市场的持仓量的比例来看,外汇衍生品的持仓量占比从2009—2014年总体呈增长趋势,2014—2016年,外汇衍生品持仓量占比快速下降,2016—2020年,外汇衍生品的占比整体变动不大,基本在2%—4%之间(图2)。

综合持仓和成交的情况来看,场内外汇衍生品发展非常迅速,但是占衍生品全市场的比例并没有发生较大的变化。

全球外汇衍生品市场规模稳定扩张

图2为按标的资产划分的全球期货期权持仓量分布情况(单位:亿张)

[场外外汇衍生品的交易情况]

场外衍生品的结构

对于外汇衍生品而言,交易所内的外汇期货期权交易数据不能完全反映外汇市场的交易整体情况,需要同时参考场外的数据来分析外汇衍生品的交易。

全球外汇衍生品市场规模稳定扩张

图3为按标的资产划分的场外衍生品总市值分布(单位:万亿美元)

场外的外汇衍生品不易统计,本文外汇衍生品场外的数据来自BIS。BIS的数据来自12个成员国,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荷兰、西班牙、瑞典、瑞士、英国和美国,BIS每半年公布一次相关的数据报告,用来反映场外衍生品的规模和结构。

BIS按照标的资产的类型,把场外衍生品划分为利率类、信用类、外汇类、大宗商品类、权益类。截至2020年6月底,统计范围内的场外衍生品总市值15.5万亿美元,较2019年年底提高了33.62%。图3按标的资产划分的场外衍生品总市值分布情况,其中利率类衍生品是场外衍生品最重要的组成部分,2020年6月底利率类衍生品(图3左轴)较2019年底增长了40%至11.7万亿美元,外汇类衍生品增长了18%至2.6万亿美元,权益类衍生品增长了13%至0.7万亿美元,信用类衍生品下降了10%至1990亿美元。

全球外汇衍生品市场规模稳定扩张

图4为按标的资产划分的场外衍生品名义金额分布(单位:万亿美元)

图4是按标的资产划分的场外衍生品名义金额分布,截至2020年6月底,统计范围内的场外衍生品名义金额607万亿美元,较2019年年底提高了9%,其中利率类衍生品(图4左轴)名义金额495万亿美元,增长了10.24%;外汇类衍生品名义金额93.8万亿美元,增长了1.76%。

全球外汇衍生品市场规模稳定扩张

图5为统计范围内场外外汇衍生品占场外衍生品的比重

图5是BIS场外衍生品统计范围外汇衍生品的占比,截至2020年6月底,场外外汇衍生品名义金额占比15.46%,较2018年年底下降了1.2个百分点;场外外汇衍生品总市值占比16.98%,较2018年年底下降了6.38个百分点。虽然从场外数据来看,外汇衍生品的占比在最近2年逐渐下降,但主要是因为利率类的衍生品的增速较快导致外汇衍生品的占比下降,场外外汇衍生品仍然是仅次于利率类衍生品的品种,比重还在15%以上。

场外外汇衍生品的结构

全球外汇衍生品市场规模稳定扩张

图6为截至2016年6月底,按币种划分的外汇衍生品名义金额分布

全球外汇衍生品市场规模稳定扩张

图7为截至2020年6月底,按币种划分的外汇衍生名义金额分布

场外外汇衍生品可以按照币种、交易对手方、剩余期限等多种方式划分。

图6和图7分别是截至2016年6月底和截至2020年6月底,按币种划分的外汇衍生品的名义金额。从2020年6月底的数据来看,美元始终是外汇衍生品的主要交易币种,占比44%;其次是欧元,占比16%;日元、英镑、加币、法郎、瑞典克朗分别占比8%、6%、3%、2%和1%。此外,2016年6月底至2020年6月底,币种占比的变化不大,美元和欧元均占44%和16%。

图8是按照交易对手方划分的外汇衍生品名义金额分布情况,BIS把交易对手方划分为申报交易商、其他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投资者,其中申报交易商是指总部位于国际清算银行成员国之内、参与成员国数据统计的投资者,主要包括商业投资银行、证券公司及其分支机构和子公司等实际交易商。其他金融机构是币种最大的交易对手方,截至2020年6月底,占比达到49.1%;其次是申报交易商,占比38.8%;非金融投资者占比12.6%。从时序数据来看,最近2年,其他金融机构的比重逐渐增加,申报交易商的比重逐渐下降,非金融机构的比重变化不大,维持在12%—13%的位置。

全球外汇衍生品市场规模稳定扩张

图8为按交易对手方划分的外汇衍生品名义金额(单位:十亿美元)

图9是按照剩余期限划分的外汇衍生品名义金额的分布情况,截至2020年6月底,1年内到期的外汇衍生品名义金额占比77.9%,位居首位,其次是1至5年到期的外汇衍生品,名义金额占比15.6%,5年以上到期的外汇衍生品占比最少,为6.%。从时序数据来看,外汇衍生品的期限分布变化不大,1年内到期的合约比重最大,从2018年下半年至2020年上半年,占比在77%—79%之间,1—5年的外汇合约占比在15%—16%之间,5年以上的外汇合约占比维持在6%—7%之间。

全球外汇衍生品市场规模稳定扩张

图9为按照剩余时间划分的外汇衍生品名义金额(单位:十亿美元)

 ——博易大师国际资讯

博易大师原创文章,作者:博易大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yidashi.com/2984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