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减产艰难推进,需求坍塌成定局

本周在各产油国的努力之下,召开了OPEC+及其他产油国视频会议与G20能源部长会议,但结果不尽人意,旨在挽救石油市场的全球减产协议在周五几经波折后终难达成,沙特牵头发起的外交倡议屡屡遭受挫折,且需求压制油市大幅走高。

美油大跌20%,布伦特原油期货也大跌逾7%,尽管市场接近达成1000万桶的减产协议,但仍存在墨西哥方面的不确定性,且油市需求已经崩溃,分析师指出即便减产也难以覆盖需求的塌陷。

全球石油减产协议难产,沙特频频受挫

代表们称,沙特没能消除与墨西哥之间的分歧,以便使OPEC+创纪录的每日减产1000万桶的协议得以实施;代表们称,高层之间还在继续谈判,并取得一些进展。

当天早些时候,G-20能源部长在会议结束后的公报草案中称,他们支持采取措施稳定市场,但没有承诺任何具体的减产数额;OPEC+希望包括美国和加拿大在内的G-20成员能另外做出每日500万桶的减产。

除墨西哥外,OPEC+其他所有成员都同意减少相当于全球供应量约10%的产量;墨西哥坚持称只能做到每天减产10万桶,而不是OPEC+要求的40万桶,阻碍周四协议获得通过。

周五早上,墨西哥总统称,他在与特朗普的通话中解决了此事;美国将代表墨西哥每天额外削减25万桶产量;特朗普表示,他已经同意“帮助墨西哥”与俄罗斯和沙特达成协议;美国将弥补墨西哥每天削减10万桶和OPEC+要求的40万桶之间的差额。

普京认为OPEC+协议已经得到全面同意,并对此抱有“非常积极”的看法;但是,并没有迹象显示沙特接受了这一提议,特朗普本人也没有说这项协议是否会继续推进。

不完美的减产好过增产

彭博原油分析师Julian Lee称,关于凝析油的问题没有具体的说法,但我认为非欧佩克的数据排除了凝析油。

这是俄罗斯在12月的欧佩克+会议上获得的让步,它协调了所有参与者的待遇;由于非欧佩克成员国倾向于报告原油和凝析油的综合产量,这将使外界更难监督协议的遵守情况;哈萨克斯坦每天170.9万桶的基准线看起来当然不包括凝析油。

欧佩克+协议刚刚被降级至每天970万桶的减产,这是因为美国为抵消来自墨西哥的较低承诺而进行的削减并不是真正的限制,而是市场驱动的下降。

不过,对欧佩克+来说,重要的是它仍然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协调减产。它真的迫使沙特阿拉伯吞下一颗苦药丸,因为星期四它拒绝了这一安排。但是,每天削减970万桶石油要比让交易失败好得多。

低油价冲击原油输出国国际收支和财政状况

IMF显示,当前油价水平无疑低于主要原油出口国所需要的水平。以此次“斗法”主角沙特和俄罗斯来看,两国财政均衡所需油价水平分别为84美元/桶和42美元/桶。

对于沙特来说,其主权财富基金和外汇储备能够提供一定的缓冲,但相比2014年低油价冲击时期,其缓冲余地并不大。因此,如果布伦特原油价格处于35美元/桶水平且沙特不实施财政支出缩减,2020年该国财政赤字可能将从此前占GDP比重的6.4%上升至15%。更低的油价水平也将进一步冲击沙特经济转型发展规划。

对于俄罗斯来说,现有油价水平低于其财政收支平衡价格水平,也必然给其财政及国际收支带来挑战。然而,俄方过去5年的财富基金和储备金建设、相对灵活的汇率机制能够为其应对价格挑战提供一定缓冲。

对于其他中东主要产油国来说,其财政平衡面临的形势也不容乐观。其中,伊朗需要油价处于195美元/桶高位,巴林、阿曼、阿联酋、伊拉克则需要油价处于70美元/桶至92美元/桶水平,即使是科威特和卡塔尔也需要油价维持在46美元/桶至55美元/桶的水平才能实现财政收支平衡。

因此,如果主要原油输出国不加强产能协调,原油出口国的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将不可避免。

美国石油学会:美国短期内石油产量将下降25-30%

美国石油学会(API)首席执行官Mike Sommers表示,API反对美国参与沙特、俄罗斯及其他石油生产大国的任何减产行动;

Sommers说,我们一直是一个相信市场是价格的最佳仲裁者的组织,由于油价低廉,美国石油产量已经在下降,这并不是因为政府的任何命令;我们的数据表明,短期内你将看到降幅达到25-30%,但只是短期;

支持允许开采者将多余的石油储存在国家石油储备中,但由于严重的供过于求问题,在这个市场上没有万灵药,上周在白宫与石油高管会晤的Sommers说,特朗普没有将对进口石油加征关税的可能性排除在外。

EIA与API库存均大增

随着需求的塌陷,美国EIA原油库存及API原油库存均有所大增,但这基本符合市场预期,故并未带来多大波动。

需求的崩溃导致了油价的暴跌,但令油轮租赁成本大增,投资者认为这些削减措施不会阻止供应过剩,石油将不得不储存在船上。

Michele Della Vigna和Brian Singer等高盛分析师表示,在页岩油和脱碳时代,OPEC不再是一个价格制定者,而是在管理库存和塑造石油远期曲线方面的一个重要角色。

OPEC的长期市场份额增长是不可避免的;在气候变化时代,长期碳氢化合物投资的风险溢价已大大上升;不包括页岩油在内的非欧佩克产量估计将从2021年开始下降,从而会为OPEC在不打价格战的情况下取得长期市场份额增至创造空间。

原油需求遭遇重创

荷兰国际集团ING大宗商品策略主管Warren Patterson表示,我关注大宗商品市场已有10年多了,但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需求破坏规模令人震惊。

各国政府为控制疫情采取的封锁措施,将造成第二季度日需求减少约1500万桶。随着存储能力耗尽,今年已经暴跌了50%的布伦特原油将进一步下滑。

Patterson认为,随着美国钻探企业因油价较低而停止钻探活动,仍将导致产量下降。俄罗斯不仅仅希望美国降低产量,也希望美国加入到减产协议。

OPEC内部文件显示,对石油市场而言,大规模的石油需求萎缩是前所未有的,目前的前景看起来非常黯淡,石油市场预计将在许多方面受到严峻考验。

瑞银集团(UBS Group AG)大宗商品分析师Giovanni Staunovo说,鉴于本季度需求可能下降20%,我们认为双方达成的减产协议不足以阻止未来几周石油库存大幅增加。

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预计石油需求的低谷将在2020年4月出现,2020年石油需求将同比减少500-700万桶/日;相信减产1000万桶/日将足以平衡油市;预计许多非欧佩克产油国的原油产量将下降;相信全球原油需求将从5月起开始复苏。

毁灭性破坏已经发生,减产势在必行

Oxford Economics分析显示,无论是25美元/桶的油价还是970万桶/天的产量对俄罗斯GDP的影响几乎是一样的——成本都相当于GDP的2%-2.3%;不过,两者的传导完全不同。更低的油价伴随着更弱卢布,这会损害投资和消费,但使实际出口相对受到保护。

西太平洋银行的分析师指出,在全球主要产油国达成新一轮减产预期之后,NYMEX原油价格确实会有一定的回升空间。然而,考虑到全球疫情冲击的持续性和经济活动恢复进程的步履蹒跚,预计直到6月底之前,NYMEX原油价格将很难上破30美元/桶的大关。

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 Mobil Corporation)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Darren Woods)表示,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失去了23%的原油需求,这对这个整个行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受到背后经济因素的推动,原油产能必须下调,将迫使生产商关停。

坦率地说,市场将最终决定原油生产商的关停问题,并实现减产,因为市场对产品没有需求,所以最终你将不得不停止生产;我们一直非常关注基本面,试图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世界的需求量会是多少;同时确保作为一个产油国,我们带入市场的产品供应是低成本的,因此能够有效地与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等其他低成本产油国竞争。

沙特急着抄底石油股,国际油价可能已经触底

沙特阿拉伯的主权财富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 (PIF)近几周在公开市场买入Equinor ASA、荷兰皇家壳牌集团、道达尔集团和埃尼公司的股份,已累计购入四家欧洲主要石油公司价值约10亿美元的股份。

此前沙特还是主导这场世界“石油战”的核心角色,如今PIF却在大笔抄底各个石油股,一前一后的反转给市场传递新信号,这场石油战可能会提前结束。沙特甚至表示,未来可能还会发生类似的交易。

美国近期表示,在没有政府干预的情况下,美国原油产量已经开始下降,投资者目前对美国方面的行动持怀疑态度。不过即便美国不加入减产协议,其原油库存已经出现了下降。

瑞银预计,伦敦布伦特原油和期价和美国轻质原油期价将在6月末保持在20美元/桶左右的水平。随着疫情褪去及全球经济复苏,下半年国际油价将回升至40美元/桶或以上。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