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当前全球形势的思考

:瑞·达利欧

作为一名投资管理人,我需要在短时间内做出投资决策,而花费大量精力去关注长期历史,似乎有点儿奇怪。但我的经历告诉我,做好投资需要历史视野。

我的方法并不是一种学术研究方法,而是一种非常务实的方法,目的是帮助我做好工作。要想做好投资,我需要比竞争对手更好地预测各国经济的未来走势。因此,近50年来,我一直密切观察大多数主要经济体及其市场和政治局势,政治局势会影响经济和市场,试图充分了解当前形势,并以此为基础推断未来。

01、职业生涯中的最大错误:错过了重大市场变动

从我多年与市场角力和总结相应原则的经历中,我认识到,一个人预测和应对未来的能力,取决于他对事物变化背后的因果关系的理解;一个人理解这些因果关系的能力,来自他对以往变化的发生机制的研究。

我是在吸取了痛苦教训之后才找到这一方法的。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最大的错误是错过了一些重大市场变动。这些变动在我的一生中从未发生过,但以前曾发生过很多次。

第一件让我始料不及的大事发生在1971年,当时我22岁,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当暑期工。我喜爱这份工作,因为在交易大厅里赚钱和赔钱的节奏都很快,大家喜欢彼此取乐,交易员们甚至在交易大厅里打水枪。我全心关注世界的重大局势发展,并押注于它们对市场的影响,有时这种影响可能是戏剧性的。

1971年8月15日星期日晚上,尼克松总统宣布美国不再遵守允许纸币兑换成黄金的承诺。在听尼克松讲话时,我意识到美国政府违约了,我们以前所知的那种美元已不复存在。我想这不是好事。因此,星期一早上我走进交易大厅的时候,心想股市暴跌肯定会导致一片混乱。结果确实出现了大混乱,但不是我所预想的那种。股市非但没有随美元暴跌而下跌,反而上涨了大约4%。我大为震撼,因为我以前从没经历过货币贬值。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潜心研究历史,发现历史上许多次货币贬值都对股市产生了类似的影响。通过进一步的研究,我找到了原因,也得到了宝贵的借鉴,它们让我日后受益匪浅。经历了几次这种痛苦的突发事件之后,我深刻意识到,很有必要了解过去100多年来所有大国经历过的所有重大经济和市场变动。

换句话说,假如过去发生了某起重大事件(例如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我不能确定它不会发生在我身上,那么我必须弄清事件是如何发生的,然后做好应对准备。我通过研究发现,历史上曾发生过许多同类事件(例如经济萧条)。如同医生研究某种疾病的许多病例一样,通过研究这些案例,我可以更深入地了解这些事件发生的机制。通过与杰出的专家交谈、阅读书籍,与我出色的研究团队挖掘数据和档案资料,再加上我自己的经验,我对这些案例进行了定性和定量分析。

02、财富和权力的变化通常以典型的次序发生

我从这些研究中看到,财富和权力的变化通常以典型的次序发生,这个典型次序在我的脑海里构成了一个原始模型,它帮助我看清驱动同类事件发展的因果关系。在此基础上,我研究偏离这一原始模型的情况,并设法对这些情况做出解释。然后我将脑海中的模型输入算法中,这样做既帮助我将现实情况与我的原始模型进行对比,也帮助我以此为基础做出决策。

通过这个程序,我不断完善对因果关系的认识,直到我可以用“如果……那么……”这样的句式来制定决策规则(对现实情况的应对原则):如果X发生了,那么我们就下注Y。接下来,我观察实际情况与我的原始模型及预期之间的差异。在桥水投资公司,我和我的合伙人非常系统化地进行这项工作。如果实际情况符合模型,我们就继续下注于通常将会出现的情况。如果实际情况开始偏离模型,我们就寻找原因,并且做出调整。这个过程帮助我理解驱动这些发展的重要因果次序,也令我更加谦逊。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做法,也会是我未来的做法,直到我离开这个世界。所以你读到的内容展示的是一项正在进行的工作。

例如,我用这种方法研究债务周期,因为在过去50年里,我需要应对许多债务周期,它们是经济和市场发生巨变的最重要的驱动因素。我用这种方法研究过许多重大事件,例如经济萧条、恶性通胀、战争、国际收支危机等,以求理解周围似乎已萌芽的反常事件。正是凭借这种视角,当其他公司因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陷入困境时,桥水较好地应对了那次危机。

这种方法影响了我看待一切事物的方式。

这种看待事物的方法改变了我的视野,从被各种事件(像袭来的暴风雪一样)围困,到超越各种事件,放眼于事物的长期发展规律。我将这种方法用于几乎一切事务。例如,在构建和经营我的公司时,我运用了同样的方法,了解人们的思考方式等现实情况,学习妥善应对现实情况的原则,我在《原则》一书中讲述了相关原则。以这种方法理解的相关事物越多,我就越能看到相关事物之间的相互影响,例如经济周期与政治周期之间的相互影响,以及它们在更长时间内的相互作用。

03、改变人类命运的三大周期:世界强权国家的兴衰更替

改变人类命运的三大周期分为债务/资本市场周期、内部秩序和混乱周期以及外部秩序和混乱周期。参照三大周期提供的信息,世界秩序会按照一定规律发生周期性的变化,主要表现为世界强权国家的兴衰更替,也就是财富和权力的转移。

债务/资本市场周期

债务周期是经济和市场发生巨变的最重要的驱动因素。

如果觉得债务周期一词比较抽象难以理解,不妨设想央行有一瓶兴奋剂,可以根据需要将其注入经济。当市场和经济增长下滑时,央行注入货币和信贷兴奋剂,从而提振市场和经济;当市场和经济过热时,央行减少或停止注入兴奋剂。这些举措使货币、信贷、商品、服务和金融资产的数量与价格出现周期性涨跌。这些走势通常表现为短期债务周期和长期债务周期。短期债务周期起起落落,通常持续 8 年左右;长期债务周期则通常持续 50至75 年(包括 6-10 个短期债务周期)。长期债务周期在人的一生中只出现一次,大多数人对其会毫无预料。因此其到来往往令人措手不及,让很多人遭受损失。

债务/资本市场周期涉及3种货币体系(硬通货、债权、法币),并分为相互推动的6个阶段。在债务/资本市场周期的第一阶段,并不存在债务,或者债务很少,人们使用“硬通货”;在债务/资本市场周期的第二阶段,出现了硬通货债权票据(又称票据或纸币)。在债务/资本市场周期的第三阶段,债务增加;在债务/资本市场周期的第四阶段,发生债务危机、违约和货币贬值,导致印钞与硬通货脱钩;第五阶段,与法定货币脱钩,最终导致货币贬值;第六阶段,回归硬通货。

而政府部门有4种工具应对债务/资本市场周期:财政紧缩(减少支出)、债务违约和重组、将资金和信贷从富人向穷人转移(如增税)、印钞并使货币贬值。

内部秩序和混乱周期

国家内部的体制称为“内部秩序”,内部秩序的改变可能不会导致世界秩序的改变,只有当造成内部混乱和不稳定的力量与外部挑战交织在一起时,整个世界秩序才会改变。

所有的内部秩序都是由拥有财富和权力的某些群体管控的,他们以共生关系运作,从而维持现有秩序。当财富、权力斗争以良性竞争的形式出现,激发人们将精力用于生产性活动时,就会带来有效的内部秩序和繁荣时期;当这些精力被用于具有破坏性的内部斗争时,这就会造成内部混乱和困苦时期。

国家内部存在的制度或者说“秩序”规定人们之间应该如何相处。这些制度和人们在这些制度下的实际行为会产生相应的结果,这些因果关系决定了内部秩序,也会影响人们的行为,导致秩序时期和混乱时期交替出现。

内部周期同样具有六个阶段:

第一阶段,新秩序开始,新领导层巩固权力;

第二阶段,资源配置体系与政府官僚机构建立和完善;

第三阶段,出现和平与繁荣;

第四阶段,支出和债务严重过度,贫富差距和政治分歧扩大;

第五阶段,财政状况糟糕,冲突激烈;

第六阶段,出现内战或者革命。

对照以上六个阶段,美国已经进入内部秩序和混乱周期第五阶段,财政状况糟糕且冲突激烈,但未来10年内进入第六阶段的可能性仅为30%,中国目前处于周期第三阶段,即和平与繁荣时期。

04、投资人应具备历史视野

我认为,人们之所以往往错过一生中的重要成长时刻,是因为每个人仅经历漫长历史的一小部分。我们就像蚂蚁一样,在短暂的一生中全神贯注于搬运面包屑,却无暇拓宽视野,发现事物发展的宏观规律和周期及其背后的重要关联、我们在周期中所处的位置,以及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通过从宏观角度考察历史,我认识到自古至今,只有几种性格类别的人类,沿着有限的几条道路前行,遇到有限的几类情况,发生有限的几起事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事件反复出现。唯一不同的是当时人类的服饰及其使用的语言及技术。

未来的时代将与我们有生之年所经历的时代完全不同,但与历史上的许多时代有着相似之处。因此,具备足够宽的历史视野,能够帮助我们把控事物的长期发展规律,从而更精准地预测未来,应对变化的世界秩序。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