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中央高呼“住房不炒”、“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全国各地半年260多次调控,将全国楼市瞬间打入深渊。北上津厦率先掉头,全国楼市一片寒风萧瑟之际。房租却又突然撒欢狂奔起来!

1、躲过了高房价,躲不过高房租!

七八月的天气虽然热,却也完全比不上住房租赁市场的热情。数据显示,7月以来,北京、上海、深圳的租金普遍上涨,环比涨幅分别高达2.4%,2.1%和3.1%;

北京房租整体涨幅同比更是超过10%,整个北京平均房租已接近5000元;而深圳也不甘落后,据中介表示,福田区两个月前还能找到一些月租不超3000元的一居室,现在已几乎难觅踪迹。

不知不觉,房租市场正在掀起一波涨价的热潮。甚至有人宣称,再过5年,北上广深的房租,将涨到你怀疑人生。

谁能想到,在广州宣布:租购同权!北京宣布:利用农村集体用地,建设租赁住房。全国都在努力建设多主体,租购并举的住房市场的时候。

租赁市场还为成型,价格却已飞涨起来。

无数人简直欲哭无泪。

要知道,历经20年的狂飙,房价早已高耸入云,对很多人来说,买房已经不敢想象,租房蜗居在城市的角落里,已成为他们唯一的奢望。

如今,连他们这一点奢望,也即将被剥夺。

2、资本助推,房企、中介联合哄抬租金!

但租客的奢望,自然不是房企们考虑的范围,对房企来说,一切都是假的,只有钱是真的。2017年时,中国住房租赁市场规模就已突破万亿大关。房企们纷纷宣布入局,百万套长租公寓计划纷纷横跨出世,一时租赁市场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爆发期,所有人都一致预估,中国即将进入大租赁时代。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房企所到之处,租金一片飞涨,刚需们简直被惊得目瞪口呆。想当初,万科初入深圳租赁市场,便在坂田赶走了所有租户,进行综合整治、装修、提价,原本只有300元的月租,在万科的运营下,一路狂飙到了450,500,650,850,950,1100,最后甚至飙涨到了惊人的1300。

整整涨了4倍以上,速度之快、幅度之大,简直令人咂舌。传统房企个个玩得风生水起,赚得盆满钵满,互联网中介自然也不甘落后。近日,水木论坛上的一条帖子,惊呆了众人。一位叫陈先生的房东表示,原本对自己房子租金的心理预期是7500元左右,已经算很不错了。却不料,自如和蛋壳两家房产中介,为了争抢房源,竟将租金直接抬升到了10800元,暴涨44%,令陈先生感到目瞪口呆。其中蛋壳中介甚至表示:不管自如出多少,他们都要多加300元。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哪怕赔本也在所不惜的疯狂,简直不可理喻。要知道,在以往,中介们往往都是拼命向房东压价,想租客提价,以赚取差价。但对他们这种互联网企业来说,一切都变了,最重要的不是短期的盈亏,而是能否占领市场,击败对手,形成垄断。

在资本的推升下,他们可以不顾一切。而刚需们纵然哭得死去活来,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一丛随时准备被收割的韭菜而已

3、房租太便宜?

然而,说资本推高了房租价格,他们却并不服气。

他们认为,和高耸入云的房价相比,房租实际上并不高。

据统计,二线城市年房租回报率普遍偏低:成都、长沙、广州、杭州等回报率普遍在2.5%左右,郑州、南京等城市甚至不足2%。超一线城市北上深,回报率更低,一套120平米的大三房,区位好的,价值1000万以上,一年的房租却不超过12万,回报率只有1.2%。而按照国际上的一般标准,租赁回报率只有达到4%左右,才算合理。中国可谓是全球住房租赁回报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因此,对他们来说,和房价相比,房租简直是白菜价,涨价是大势所趋,价值回归。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事实上,一切抛开收入谈价格的言论,都是耍流氓。数据显示,我国居民消费正在断崖式下跌!2018年5月,消费增速只有8.5%,上一次这么低,还是2003年非典时期,15年过去了,如今消费增速竟又重创新低。居民越来越富,消费增速却越来越慢,看似怪异,实则并不意外。要知道,中国GDP虽然位居世界第二,但大部分民众实际收入并不高,买房的,大多外强中干,大部分资金被房贷紧紧套牢,看似体面,实则囊中羞涩;未上车的,凑足六个钱包也摸不到边,还要不断地被城市高昂的租金四处驱赶。中产阶级内困于债务,底层劳工外弱于奔波,消费升级,从何谈起?

4、劣币驱逐良币,实业何以振兴?

消费难以升级,经济动力不足,未来令人感到一片忧虑。但比消费难以升级更可怕的是,中国人口形式正在雪崩。近年来,人口总和生育率已连续多年低于1.5,2015年更是降到了1.05。不仅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2.45,更低于发达国家的1.67,甚至连早已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日本的1.46都不如,更不用提2.1的正常水平了。纵然国家放开二孩政策,辽宁甚至不惜出台政策奖励生育,人民日报更是呼吁为国生娃,但内外交困的人们却依然无动于衷。天下之大,竟无立锥之地,又哪里生得起、养得起呢。未来,涌往大城市的年轻人,再也无法像过去十年那样势如狂潮了。如果城市住房租金继续飙升,这种情况将更加严重。要知道,人们可以忍受房价飞涨,反正也买不起,死猪不怕开水烫,租房凑合,但当租房也租不起时,他们就只好离开这座城市了。而那些大呼用工荒、年轻人吃不了苦的企业主即将成为一个笑话。如果说高房价通过吸纳资金,挤压了实体经济的信贷空间,使得实业水源不足,举步维艰,那么高房租就是驱赶人力资源,让企业用工荒更加严重,变相增加企业成本。

如果继续任由房地产劣币驱逐良币,未来真不知将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