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3日,在港上市的多家民办教育股出现暴跌。13日,民生教育跌幅为24%,枫叶教育跌幅超31%,睿见教育跌幅更是高达39%。

一众民办教育股出现暴跌,与8月10日司法部发布的新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送审稿)有关。新条例(送审稿)规定,公办学校不得举办或参与举办营利性民办学校,并增加了实施集团化办学的,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加盟连锁、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非营利性民办学校。

近年来,民办学校在中国正迅猛扩张。这从内地教育股赴港上市的数量可见一斑,今年以来,已有7家教育企业在港上市,与此同时,还有8家企业已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据统计,2017年民办学校在校生已高达5120万人,占该年中国全部在校生的比重为19%。

更值得关注的是,民办教育的快速扩张,受到了地方政府的积极助推;而这或许与地方政府参与学校利润分成有关,枫叶教育称,其在淮安和梁平的学校,每个学生需给地方政府2000元/年的租金。

国退民进:民办学校迅猛扩张,在校人数超5000万

枫叶教育是中国规模较大的学前教育到12年级教育(K-12)国际学校运营商,公司于2014年11月在港上市。其招股书显示,2010/2011学年,公司在校人数为9120人,到2014年5月底时,这一数字上升到1.34万人;2018年3月,再次上升到2.99万。辉力证券研报称,在过去三年半内,枫叶教育的学生数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6%。

事实上,不只是枫叶教育,整个民办学校都在迅猛扩张。据教育部最近公布的《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国共有各级各类民办学校17.76万所,比上年增加6668所,各类教育在校生达5120.47万,比上年增加295.1万人。下图为财联社根据教育部数据绘制的民办学校在校人数历年走势:

民办学校快速扩张背后:地方政府参与学校利润分成 每个学生收2000元租金-博易大师

令人深思的是,民办学校的扩张,是在中国整个基础教育在校人数减少的背景下出现的。据教育部数据,2017年,中国中等教育在校生人数为8470.93万人,而在2006年,这一数字还高达10350.44万人。近十年时间,中国中等教育在校人数减少了1879万人。

民办学校到底有多赚钱:成实外教育纯利润率高达33%

对于民办学校而言,学生人数便是利润。以枫叶教育为例,公司2018上半财年(2017年9月初—2018年2月底),总营收为6.31亿,同比上涨30.7%;净利润为2.38亿,同比上升31.9%。

学费增加是枫叶教育业绩上涨的重要原因。公司在财报中称,2018上半财年,学费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占总收入的比重为84.8%;2018上半财年,公司学费收入为5.35亿,同比增长29.7%。公司称,学费增长的主要因素是学生人数增加所致。

除了学生人数增加外,不断提高学费也是民办学校增加收入的重要方式。方正证券研报所附的《枫叶教育18H1业绩交流电话会议纪要》(下称纪要)显示,枫叶教育每次学费调价是25%左右,频率是2—3年调整一次。该纪要称,2018年9月,枫叶教育计划体系内大部分学校将提价,幅度为25%左右。目前,枫叶教育的学宿费已处于很高的水平,据方正证券研报称,2017/2018学年,枫叶教育在上海校区高中的学宿费已高达10万。

不只是枫叶教育,成实外教育的学费涨幅也很惊人。据财报,成实外教育的小学年平均学费由2011/2012学年的18269元增加到2016/2017学年的29107元,短短五年时间,涨幅高达59.32%。

快速上升的学费,使得民办学校赚的盆满钵满。成实外教育财报显示,2013年时,公司纯利率为9.7%,到2017年,这一数字大幅上升到33%。这其中学费的快速升高功不可没。下图为成实外教育财报的截图:

民办学校快速扩张背后:地方政府参与学校利润分成 每个学生收2000元租金-博易大师

值得关注的是,如此赚钱的民办学校,却是以非营利性质的形式存在。枫叶教育在《纪要》中回答有效税率未来会如何时称,公司所收取的学费根据民促法,非营利学校免税。

扩张背后的秘密:地方政府积极性高,参与学校利润分成

枫叶教育近年来之所以能迅速扩张,与其轻资产模式有一定的关系。这种模式能快速推开,与地方政府的积极参与及配合不无关系。

据方正证券研报所附的《枫叶教育18H1业绩交流电话会议纪要》显示,枫叶教育最终决定在2018年9月在盐城开设初中和高中,主要受到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基于当地学校的发展情况,二是地方政府也希望规模做大,政府积极性很高。

地方政府积极性高或许与参与民办学校的利润分成有关。还是以枫叶教育为例,其旗下的轻资产模式有两种形式,分别是租赁和分成。租赁和分成基本都是和地方政府进行。

枫叶教育在《纪要》中称,2016年9月开学的淮安和2017年9月开学的梁平,便是租赁形式,其是按学生人数计算,每个学生需给地方政府2000元/年的租金。另一种租赁形式是按面积收租,2014年9月开学的天津华苑,便是这种形式,前五年免租金,第六年(即2020年)按面积每年给地方政府380万租金。

另一种轻资产形式便是分成,又称合作利润分成。在达到一定利润后,地方政府与学校按比例分成,枫叶教育的分成方式是五五分成。

地方政府之所以能参与学校利润分成,主要是因为政府可提供物业土地等。枫叶教育称,分成模式下,公司不计提折旧,因为物业土地装修都是合作方的(地方政府)。

地方政府积极参与到民办学校,不仅不需要财政支出,还可从中获益;这或许是民办学校快速扩张的秘密所在。然而,当义务教育成为政府挣钱的的工具时,教育公平又由谁来承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