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女王高俊芳如何治理企业?爸妈儿子2个小姑子,一人身兼5职-博易大师

人命关天狂犬疫苗也敢造假?!

停止生产,就地查封!对“疫苗巨头”长生生物的重拳出击,令其女掌门高俊芳家族也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人物。疫苗女王高俊芳现如今身兼五职,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财务总监;更使人瞩目的是,老公是公司副总兼销售总监,儿子又是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另外,十大股东名单中,两位小姑子的大名跃然纸上,公司几乎所有的关键岗位由“一家人”来包圆。长生生物“一家人”管治特征如此的鲜明,这在上市药企尚不多见!

高俊芳与长春高新“劳燕分飞”:道不同不相与谋?

疫苗女王高俊芳如何治理企业?爸妈儿子2个小姑子,一人身兼5职-博易大师

长生生物董事长、总经理兼财务总监 高俊芳

高俊芳,生于1954年,今年64岁,现为上市药企长生生物董事长、总经理兼财务总监。

有关的高俊芳简历,提及祖籍地很简略且模糊,只提及长春籍。界面今年2月推出《2018中国女富豪榜》,长生生物高俊芳家族列居36位,财富值为51位,可称上长春女首富。

提及高俊芳被外界封为“疫苗女王”,还得从2004年说起,那是一段她与长春高新“劳燕分飞”的旧事。

2004年1月,长春高新董事会公告称:拟将所持控股子公司长生生物股份2984万股(占总股本5000万股的59.68%)全部转让,以2003年10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以长生生物股权价进行资产评估值的每股2.4元为定价依据。其中,占长生生物股权的25%转让给上市公司亚泰集团,余下34.68%股权转让给自然人高俊芳。

本次转让后,国企长春高新获得股权转让总价7161.6万元,从此与长生生物“劳燕分飞”,清仓式退出,而高俊芳一跃窜升为长生生物第一大股东,开启了长生生物私有化的高俊芳家族企业时代。

疫苗女王高俊芳如何治理企业?爸妈儿子2个小姑子,一人身兼5职-博易大师

高俊芳

由自然人高俊芳来分享长生生物的私有化成果,那她到底是什么背景呢?长春高新2003年决定卖掉长生生物时,高俊芳时任长春高新技术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而在更早之前,高俊芳的职务是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财务处处长、长春长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

有必要提一下,高俊芳的丈夫张友奎,比她大一岁,长于1953年,当高俊芳在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任职时,他是研究所干事;而当高俊芳任长生生物总经理时,他又是副总兼销售总监,可以说是一路相伴、“妇唱夫随”。

长春长生,成立于1992年8月,自1995年开始,生产狂犬疫苗。2000年,人用狂犬疫苗(Vero 细胞)上市后,一度是母公司长春高新的第一盈利大户,也是公司核心资产。“长生生物”是2015年“借壳上市”,当时,“长生生物”头上戴着国内首批自主研发流感疫苗、人用狂犬疫苗(Vero 细胞)、甲肝减毒活疫苗的耀眼光环,而“壳”是来自江苏连云港的“黄海机械”,其前身是地质矿产部连云港黄海机械厂,创办于1995年10月。

据“东兴证券”三年前出具“财务顾问报告”,高俊芳、张洺豪、张友奎等收购“黄海机械”,主要采用重大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方式,由“黄海机械”收购高俊芳、张洺豪、张友奎等20名交易对方所持有的长春长生100%股份。

疫苗女王高俊芳如何治理企业?爸妈儿子2个小姑子,一人身兼5职-博易大师

高俊芳出席长生生物连云港海州项目签约仪式

再回到前面的那个问题:高俊芳为何要与长春高新劳燕分飞?十五年前,长春高新又为什么要“壮士断腕”,而且“甩包袱”的还是给自己撑“门面”的好孩子,那长春高新又为什么要“扔掉”自己的绩优子公司——长春长生呢?这一连串的疑问,逻辑上说不通的,也有悖于常理呀?(2014年1月《中国医药报》报道时,当时用了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等字眼)

长春高新,创办于1993年,1996年登陆深交所挂牌上市,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是长春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总公司。2003年12月17日,当“长春高新”发布转让“长春长生”股权暨关联交易公告时,引来很大的争议,也引起市场广泛的不满和质疑。

质疑一:为什么要卖长生?难道“合久必分”?

当时的长生生物,业务强项是各类疫苗的研究、生产,也曾是长春高新多年的主要利润来源;不过,长春高新却不是“长春长生”的唯一创始人,其将“长春长生”纳入子公司版图是靠买,也就是收购而来。

创办于1992年的长生生物,最初是一家合资企业,主要股东系长生所(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长春高新等企业。从1995年开始,长春高新先后分四次以现金或房产折资形式,收购受让长生生物股权,把它收编旗下,不过头几年,长生对控股母公司贡献不多,因为当时长生制药的业务表现尚不突出。

疫苗女王高俊芳如何治理企业?爸妈儿子2个小姑子,一人身兼5职-博易大师

高俊芳是2002年5月升任长春高新总经理,此番获任,也与她主政长生生物的不错表现有关。因为此时的长春高新,业绩与子公司“长春长生”相比,反差很大,甚至是相形见绌。而该年年底,长生宣布,与美国Uital公司、以及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合作研究开发的亚洲型艾滋病疫苗,已向相关部门申请正式投入临床试验,这在当时国内属于首家。

《中国医药报》2004年1月13日的报道,列举了高俊芳与长春高新“分道扬镳”的一大理由是高层不和。报道分析称,有二件事让高俊芳心灰意冷”:一件事是长春高新高俊芳改任副董事长,也令其辞去总经理一职,差不多是“明升暗降”,与管治一把手的“总经理”相比,副董座毕竟是虚职;另一件事是2003年5长生生物赴港上市计划告吹,让高俊芳感到失望

中国医药报分析也不是毫无道理,不妨看看国企长春高新十余年高管层的变化。高俊芳是2001年~2002年出任“长春高新”董事总经理,2003年买下长生的股权离开,而从2001年至2014年近15年中间,除高俊芳二个年度担任总经理之外,均是杨占民一人身兼董事长、总经理二个职务。而在很长时间,长春高新是不分红、不转增,当国企老总如“当官”,可谓四平八稳,无为而治。

疫苗女王高俊芳如何治理企业?爸妈儿子2个小姑子,一人身兼5职-博易大师

长春长生生物

质疑二:放弃疫苗业务,拆东墙补西墙?

也有人说,当时长春高新放弃疫苗业务,是“拆东墙补西墙”,重点放于地产和制药二大板块。靠着多年投资及资产运作,当时的长春高新的确有战线过长之问题,不少投资或者资产重组的项目效益不佳,当然不应包括当时的“长生”。

当时,长春高新一边投入房地产,另一边连续收购或投资了长春晨光制药厂、长春金赛药业、吉林省中药现代化基地、长春百克药业等多家药企,“买买买”的同时,也显得资金紧绌、囊中羞涩,出现辖下制药企业GMP改造“等米下锅”的情况,另外地产项目也出现停工待料。(注:“晨光制药”原为长春高新全资子公司,后因亏损转让给华康药业,之后成立的百益制药的多肽基地,就是利用晨光药业的厂房、车间作为生产基地。而百克生物,是因成功研发出水痘疫苗并收购吉林丰并改组而成的。)

从某种角度而言,当年的长春高新,已拥有金赛药业基因工程、百克生物疫苗、百益制药多肽三个新药基地,管理层梳理旗下板块,把长生生物这块“肥肉”弃掉,也是一种“丢车保帅”、“拆东墙补西墙”策略,本也无大错,只能算是战略上的“中性”评估。

疫苗女王高俊芳如何治理企业?爸妈儿子2个小姑子,一人身兼5职-博易大师

高俊芳

质疑三:股权转让为何如此扑朔迷离?

有媒体称,就“长生生物”股权转让一事,吉林领导曾作过批示,可一切依旧,股权转让为何如此扑朔迷离呢?

一是高俊芳的钱从哪里来?2001年度,长春高新董事长杨占民税前年薪是5.99万元,2002年他的年薪是8.58万元,而高俊芳的年薪应该略低于掌门人,有媒体给出的数据是,她2001年的年薪是税前5.98万,2002年是8.4万元,那么,作为受让股份最多的自然人,钱从哪里来?

对于资金问题,媒体报道称:高俊芳后来称,其入股长生生物的4000多万全部是自筹资金(注:当时上市公司的公告显示,她的月薪只有6000元),高俊芳说自己掏了200万,其余的钱一会说是亲友凑的,一会说是和银行贷款。

二是转让价格上的质疑,为什么是协议转让而非公开竞标?当时,长春高新转让股权予高俊芳和亚泰集团,价格一样,均是每股2.4元,其中,高俊芳的交易总金额是4161.6万,吉林亚泰是3000万元。可当时有一家生物制药企业,给长春高新董事长发了一封函,称愿意以每股3元受让全部股权,也有企业也向当时吉林省政府一位领导打报告,其报价均高于其他方报价。

2004年4月,股权转让最终完成,因受媒体及市场质疑,转让价已由2.3元/股提升到2.7元/股,受让方不变,依然是高俊芳。二年后的2006年8月,亚泰集团也将股权转卖给高俊芳,并退出长生生物,自此,高俊芳牢牢地掌控企业。

疫苗女王高俊芳如何治理企业?爸妈儿子2个小姑子,一人身兼5职-博易大师

疫苗女王高俊芳的家族化管治

疫苗女王高俊芳如何治理企业?爸妈儿子2个小姑子,一人身兼5职-博易大师

截止今年一季度,长生生物十大股东

股权架构,是家族企业治理基石,也是企业经营发展的关键因素,为什么长生生物会出现“一家人”管治局面,与股权结构有一定关系。

现任公司副董事长、副总经理的张洺豪,系高俊芳的儿子,生于1981年。另据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张洺豪在长身万信投资管理(平潭)、长生云港生物科技、长春市鼎升经贸、长春市众源丰投资管理等众多公司任职。

而高俊芳本人,一人身兼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多职,可以说控制权、经营管理权、财务大权等一手包揽。另外,高俊芳的丈夫张友奎,也出任副总经理兼销售总监。

长生生物十大股东中,除高俊芳、张友奎、张洺豪一家人持有股权外(注:占股比例为36.66%),其两位小姑子张敏和张雯,也在名单之列。截止于今年一季报,张友奎的妹妹张敏,直接持有1.24%股权,而他另一个妹妹张雯,则是通过第7大股东长春祥升投资管理公司,间接持股3.02%股权。

疫苗女王高俊芳如何治理企业?爸妈儿子2个小姑子,一人身兼5职-博易大师

7月23日下午,长生生物复牌后,股价断崖式跌停。而午间,长生生物发布公告,公司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实际控制人之一张洺豪分三次补充质押股份,共计7336.24万股,本次质押占其所持股份比例达42.15%。为免于爆仓风险,看来,“少东家”张洺豪只好补充质押自救!

22日,曾因签发疫苗报道而离开中国经济时报,现任中国发展出版社社长包月阳,在其个人微博上发了一副低头稽首合掌的石佛图,并配上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语:“有时候,时间能改变一切。有时候,时间什么也改变不了。

今年的7月,无疑是长生生物和其背后的高俊芳家族的黑色时期。7月15日,经飞行检查,认定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在疫苗生产中存在记录造假情况,对其收证停产、立案调查;几天后,吉林相关部门一纸行政处罚书又牵出2017年的“旧案”,原来长春长生的另一疫苗也曾抽检不合格,被认定为“劣药”。

尽管问题疫苗的调查还在进行,长生生物股票已连续六日跌停,市值蒸发百亿,甚至公告称或有退市风险。另外,一旦生产造假坐实,作为企业高管的高俊芳家族一家人,或者面临追究刑事责任及索赔诉讼之忧。

疫苗女王高俊芳如何治理企业?爸妈儿子2个小姑子,一人身兼5职-博易大师

长生生物在长春市开发区的厂房

不作死就不会死长生生物陷入如此厄运之途,不得不说与其家族企业治理“一言堂”、“人治化”有关,利益驱使很容易忘掉风险管控,甚至触碰法律和道德底线。

爸妈、儿子、2个小姑子,掌门人又是一人身兼5职,牢牢把控管理、财务、销售大权,您说这与一家人企业有什么差异呢?凡事还不是高俊芳一家人说了算,更甭说什么所谓的监控、监督了。“一言堂”情况突出,内部治理不太规范,出现违法违规的问题也就不意外了。

家族化经营管理有一个优点,都是一家人,很容易管理;可缺点和弊端也是很明显的。由于“一家人”封闭性管理模式,企业治理层面上潜在的约束力太小,甚至走上违法经营之路。要跨过这道坎,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家族管理人治化转型为现代企业制度管理法治化。此外,通过吸纳与使用职业经理人推行规范化管理,从制度体系建设上,切实提升企业管治水平

作者:一波说
链接:https://xueqiu.com/7718618380/110947432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