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投行业务目前正面临着较大压力,这似乎已经是业内人士的共识。截至4月2日,在已发布2017年年报且有数据统计的18家上市券商中,仅有4家投行业务收入2017年有所增加,其他14家券商均同比减少,减幅最大超过69%。事实上,随着IPO审核趋严、再融资新规落实、债券发行防风险等大环境的变化,2017年下半年以来,券商投行业务的开展正趋向严格。

“很多业务现在已经很难再开展,大券商或许还能撑得住,小券商就难说了。”南方一家中型券商人士告诉记者,不少券商已经开始试图寻找新的营收方向,弥补正在受到冲击的投行业务。同时,随着CDR发行规则的日渐清晰,不少投行跃跃欲试,尤其是海外业务经验丰富、资本净雄厚的行业龙头。而分析人士认为,初期CDR业务项目有限,预计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只有龙头券商方能尝鲜。

投行业务面临考验多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的统计,2017年证券公司未经审计财务报表显示,当期实现营业收入3113.28亿元,其中证券承销与保荐业务净收入384.24亿元,而在2016年,这一数据为519.99亿元,同比减少26.11%。

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发现,截至4月2日,在有相关数据统计的18家上市券商中,仅有浙商证券、国金证券、国元证券、招商证券四家券商2017年投行业务收入同比增加,增幅分别为7.41%、3.88%、2.70%和0.69%;而其他14家券商中,有4家券商投行业务收入同比减少超过50%,其余券商投行业务收入降幅也在0.5%至30%不等。

从投行业务利润率来看,上述18家券商中,广发证券、海通证券、国泰君安、国元证券4家传统优势投行的利润率较高,超过50%;其余券商利润率则基本在30%至40%不等,但也有2家券商投行业务入不敷出,处于亏损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除中国银河外,上述18家券商投行业务利润率均处于下滑趋势,跌幅最大的相比去年同期竟减少85.57个百分点,其余券商利润率下滑幅度也在0.3到20个百分点不等。

“受金融严监管影响,近年来证券公司投行业务正面临一定的考验。”东方金诚首席分析师徐承远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一方面受并购重组、再融资、减持新规以及IPO审核趋严等一系列政策的出台影响,证券公司股票市场投行业务受到较大冲击。另一方面,金融去杠杆的监管环境下,债券一二级市场利率均出现明显上升,货币市场利率高企导致债券发行人延长发行甚至取消发行,券商债券市场承销收入也受到影响。

事实上,2018年以来,投行业务的低迷态势并没有改善。根据平安证券的统计,2017年投行股票发行金额合计15169亿元,债券发行金额合计15668亿元。而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投行股票发行金额为2582亿元,仅为2017年全年的17.02%,债券发行金额为2632亿元,仅为2017年全年的16.80%。其中股票发行方面,IPO和增发业务影响较大,发行金额约相当于去年全年的16.5%;债券发行方面,企业债发行下滑严重,发行金额约为去年全年的8.62%。

徐承远表示,再融资新规将定价基准日限定为发行期首日之后,定增发行难度增加,证券公司定价和销售能力将遭受挑战;而IPO审核趋严将识别公司财务风险、持续经营的能力前置于证券公司投行业务的前端,证券公司投行各业务环节要求提高,这在一定程度上给券商投行业务带来相当大的压力。

突破困境谋求转型

Wind数据显示,截至4月2日,今年以来,已有65家公司退出了IPO审查排队,其中,3月22日、3月5日单日退出公司高达11家,2月13日退出10家。华鑫证券分析师潘永乐预计,随着近期IPO大审查启动,预期还将有主动撤回的案例出现。

作为券商投行业务中占比最高的业务,IPO项目的大批撤回使得券商投行人士倍感压力。某华南小型券商机构部人士认为,IPO项目“撤回潮”是低过会率和严格审查的共同结果,把握不大的企业为减小损失纷纷主动撤回资料,进一步导致了今年IPO规模预期收缩。

“虽然IPO保荐、债券发行也都在做,但现在已经开始着重争取ABS项目了。”上述机构部人士表示,当前证券公司投行业务同质化情况严重,叠加监管态势越发严峻,部分券商投行面临较大转型压力。尤其对于大多数中小型券商来说,投行业务要突破当前困境,需要结合自身禀赋,选择适合个性化业务方向,走差异化道路。

事实上,不只是小型券商正在积极尝试资产证券化等创新业务,大型券商也早已入局,分割市场蛋糕。招商证券在年报中指出,2017年公司持续推进资产证券化产品创新,率先推出全国首批政府及社会资本合作(PPP)资产证券化产品,推出多个业内首单资产证券化创新产品,基础资产标的拓展至建筑装饰、家电制造等领域,首次在银行间市场通过“债券通(北向通)”为资产支持证券引入境外投资者。

徐承远认为,在股权承销、传统债券融资、ABS发行、财务顾问等诸多投行业务中,有条件的证券公司可以适当将业务发展重心向ABS发行、财务顾问等市场倾斜。

在他看来,当前规模较大非标市场将面临转标需求,ABS未来市场需求广阔,将带动以为ABS产业链提供承销和管理服务内容的证券公司投行业务发展。此外,当前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国企改革等较为迫切,证券公司可凭借较强的投行服务能力切入到上述领域,实现投资业务收入的多元化结构。

但值得一提的是,近期交易所对ABS的监管持续升级,相关业务对管理人的要求预计也将进一步提升。对此,天风证券分析师孙彬彬指出,本轮监管重点在于强化管理人的主动管理责任,判断主动管理能力强的管理人将脱颖而出,有助于规范ABS市场、排除潜在风险、增强投资分析的效力,整体而言利好ABS投资。

CDR发行热情大增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对此,平安证券分析师魏伟表示,该意见清晰划定了试点企业的行业范围,量化了市值、估值、营收要求。同时,发行上市制度安排略超市场预期,一方面长期困扰优质独角兽企业登陆A股的同股不同权、VIE架构问题得到有效规避;另一方面创新企业在境内发行上市的盈利条件障碍也得到了清除。

随着CDR规则逐渐浮出水面,投行对CDR发行的热情也与日俱增,券商投行大概率将充分享受本次盛宴。“CDR的发行将给投行带来爆发式业务增量。”招商证券分析师郑积沙认为,从美国资本市场的经验来看,CDR与美股普通股的承销费率并无较大差别,甚至略高于普通IPO。

但另一方面,CDR业务对试点公司要求甚高,除了要拥有强大的投行实力,充实的资本金、还要拥有领先的海外业务经验等。“综合来看,业内也就几家龙头券商有能力承接首批项目。”深圳某中小型券商人士表示。

据了解,行业内具有承接能力的龙头券商早已在积极接触相关企业,目前或已取得一定进展。“招商证券目前一方面争揽企业,另一方面也在研究作为存托机构的管理机制,但政策方面仍存在不确定性。”招商证券总裁王岩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除了继续在传统投行业务上服务好客户,未来也将积极布局“独角兽”、CDR等未来鼓励的发展方向,做好项目储备。

据悉,国泰君安在2017年度业绩报告分析师电话交流会议上表示,目前正在积极准备迎接新经济业务机会,已成立跨部门的工作小组进行研究,积极拥抱独角兽企业。作为本土领先的券商,国泰君安未来会加大投入,保持优势地位。

来源:中国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