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建灿坠楼前有“资金压力” 金盾股份称其仅财务投资

新闻

距离金盾股份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周建灿坠楼事件已过去两天,相较于外界对此事的热切关注,坐落于上虞区章镇工业园区的金盾股份显得较为冷清,干净宽敞的园区,偶尔进出的载货卡车和工作人员,好似这里从没有发生过什么,一切都如刚下过的雪,融化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但是市场的关注度和疑问并没有减少。关于周建灿生前紧急融资、身后被债权人追债一事甚嚣尘上,周建灿的资金缺口到底有多大,所融资金去向何方,是否与上市公司有关联?这些都成为外界迫切想解开的谜。

2月1日下午,金盾股份方面在接受第一财经等媒体采访时一再咬定,周建灿及其儿子周纯股份质押及担保融资的资金投向与上市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周氏父子的重心在金盾集团,在上市公司仅是财务投资者,没有参与上市公司实际经营管理。

目前,第一财经尚未联系到周建灿之子周纯对此置评。关于周建灿留给的资金链断裂等问题,第一财经将持续予以关注。

“有什么困难喜欢自己扛”

说起周建灿,一位与他共事多年的朋友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非常好的一个人,相对比较内向,不太喜欢应酬,有什么困难喜欢自己扛。”

对于周建灿的突然离世,上述人士表示“震惊”。1月30日晚,周建灿坠楼身亡的消息在网络传开。1月31日晚间,金盾股份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周建灿不幸于2018年1月30日晚意外逝世,享年55岁。

“去世那天问他(周建灿)夫人原因,她说现在反过来想想(周建灿)有点抑郁的倾向。”上述与周建灿共事过的朋友表示。

此外,在1月31日时,有传闻称,周建灿以高杠杆借贷40 亿入股乐视网,因乐视网持续下跌被深套而走上绝路。对此,金盾股份方面表示,不存在周建灿以高杠杆借贷40亿入股乐视网的情形,“已经与乐视求证过,乐视表示股东名册里没有周董”。

关于周建灿去世的原因,目前官方还没有说法,金盾股份内部人表示,“以公安部门为准”。2月1日下午,第一财经记者在金盾股份的公司门口看到一辆警车驶出。

回忆起周建灿与金盾股份最近一次联系,金盾股份一位高管表示,就是在上市公司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之时,他当时是在谈孟加拉国一个一带一路的项目,大约是投入25个亿美金建电厂,因此他本人没来,向证券部请了假,委托了他的儿子周纯来参加股东大会。

就在不久前的1月18日,金盾股份完成新一届董事会领导班子的选举,其中周建灿被选为该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三年;并被选为第三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成员、第三届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成员,任期均为三年。

当日,周建灿之子周纯也被选举为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这也是周纯首次进入金盾股份董事会。金盾股份上述高管表示,这是按照股份的比例来提名选举的。

截至2018年1月19日,周建灿直接持有金盾股份股份5196.7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19.72%;周纯直接持有金盾股份1722万股,占比为6.53%。

对于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人选的后续安排,金盾股份公告称,在选举新任董事长之前,由该公司董事王淼根代为履行董事长的职责。

关于周建灿的股权事项的安排,金盾股份方便表示,董事会还在部署安排中。

资金缺口出在哪

周建灿的高股权质押率、生前忙于融资以及身后闻讯而来的债权人,让外界对萦绕在周建灿背后的资金链问题存有颇多疑问。

据金盾股份代理董事长王淼根透露,周氏父子在金盾集团分两期投资了20多亿元,目前还未达到满产,“2017年投了1亿多消防生产线,包括集团公司征用了园区2000多亩地,建造集团大楼。目前,产能还没达到当时设计的规模,所以资金可能有缺口”。

根据金盾股份1月31日公告,周建灿共进行了7笔股权质押,均集中在2017年质押,累计质押了5193.9万股,占其持有金盾股份梳理的99.95%。截至1月31日,周建灿及其一致行动人周纯合计累计质押该公司股份6913.9万股,占其持有该公司股份总数的99.93%,占该公司股份总数的26.23%。

周建灿股权质押和担保所融资金去向何方,与上市公司是否存在关联?

“这些融资和投资与上市公司没有任何关系,是周董父子个人行为,而且主要用于金盾集团、浙江格洛斯无缝钢管有限公司等周建灿实际控制的其他公司上,我听说他们的厂房和设备,造价很高。”王淼根如此回应称。

有媒体报道称,这两年,周建灿基本是通过民间借贷和融资公司在筹集资金。在频繁的融资情况下,周建灿是否存在重复质押也成为市场关注的一个问题。

“按正规的质押相关要求,不可能存在重复质押。因为质押需要经过中登公司登记,同一笔股份,无法完成两次以上的重复冻结,中登公司登记不了。按照证券交易所规定也是不可能重复质押。”金盾股份相关负责人表示。

周建灿11月29日质押的两笔股份并未及时披露,质权人为自然人和地方小贷企业。上述金盾股份相关负责人士表示,周建灿没有将相关情况及时通知董事会,公司证券部在周董事长逝世后,彻查公司股份质押的详细情况,从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了解到有这两笔质押,并在了解这一情况后在当天的公告里进行了披露。

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多数上市公司爆发股权质押平仓风险,周建灿父子高企的股权质押是否存在有被平仓的可能?

“目前我们了解的情况来看,暂时不存在平仓风险。”上述相关负责人士表示,截至目前,公司发行总股本为263,539,132股,所有股东累计质押股数为131,762,999股,占总股本的49.9975%。

上市公司坚称周氏父子仅为财务投资者

坊间有传闻称,周建灿3万元起家将金盾股份做到93亿元市值。那么,周建灿的意外逝世以及周氏父子高企的融资,会否影响上市公司?

王淼根在回应第一财经等媒体时表示,上市公司与金盾集团是两家平级且相互独立的公司,周氏父子仅是财务投资者,个人入股行为,在2005年公司设立时的章程中就规定,周建灿就只是财务投资人,所有经营管理都交给法定代表人王淼根,常务副总陈根荣经营处理,金盾股份和金盾集团在财务、人事、审计都是分开的。

金盾股份方面给出的依据是,该公司章程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董事长行使的职权为, 主持股东大会和召集、主持董事会会议;督促、检查董事会决议的执行;董事会授予的其他职权。

但是金盾集团的官网上显示,金盾集团拥有金盾股份等成员企业,金盾集团的新闻列表中也有关于金盾股份的信息。(见下图)

第一财经记者尚未联系到周纯对此进行置评。

但是这样的依据并不足以证明周氏父子在上市公司仅是财务投资者,与外界对周建灿执掌金盾股份的认知存有较大出入。

以上市公司财务情况来看,金盾股份去年三季报显示,货币资金为3286.68万元,流动负债3.15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6亿元,总负债3.44亿元;前三季度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同比增逾3倍。那么,上市公司是否也存在较大的资金需求,扩大的筹资规模用于何处?

“目前各银行对我们的授信约6.2个亿,实际我们银行贷款只有1.995个亿,由此可见我们没有很大的资金需求。”王淼根表示,金盾股份资金需求的逐步扩大,是由于两个方面:一个是业务稳健增长;二是为了增强地铁、隧道工程总包的考虑,所以用自有资金收购了同风源51%的股权,另外公司还加大了对新产品的研发投入,2017年有四个国家级新产品,研发新产品体量都很大。

但金盾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情况并不佳,去年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为-9410.6万元,相较去年上半年情况有扩大的趋势。

王淼根回应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上市公司经营没有困难,这是行业的普遍现象,“地铁、隧道类产品单个项目金额较大,涉及项目建设周期较长,收款周期较长,存在跨年度的情况,公司的结算方式和质保金收款周期较长的特点,使得公司在销售规模扩大的同时经营性应收项目也随之增加。经营性应收项目的增加主要系应收账款余额逐年增加,销售回款较慢所致。”

 

免责声明:本文所引述机构或个人的观点、言论、数据及其他信息仅作参考和资讯传播之目的,不代表博易大师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发现违法或不良信息,请发送邮件至admin@boyidashi.com,我们将及时处理。
admin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