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昨日(1月29日)早间发布的的一份财富榜单上,马化腾、许家印夫妇和马云分列前三甲,王健林(家族)则位列第四,排在王健林后面的,是碧桂园的女主人,年仅36岁。然而就在差不多半年前,王健林尚以313亿美元的净资产占据亚洲第一富豪的宝座。

显然,从来不差钱的老王,现如今的口袋远比不得从前鼓了,这事儿,大家心知肚明。

赶巧同天下午,就有人结集而来,给万达 “送钱了”,这一送,就是340个亿。

四大豪门帮万达“过桥”,然各怀心事-博易大师

1月29日,万达官方宣称,腾讯控股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京东、融创与万达商业在北京签订战略投资协议,计划投资约340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其中,苏宁或出资人民币95亿元或者等值港币,购买万达商业股东持有的约3.91%股份。

消息一出,各方的声音也就来了。诸如“苏宁背弃阿里了”“腾讯有添新零售筹码了”.......

倒也不奇怪,毕竟你看这 “援军队伍”里,腾讯起头呼京东与苏宁同往,不见阿里身影,再加上通稿里腾讯要跟万达商业玩“线上线下融合”的故事一佐,怎么听都苏宁转投了他人阵营, 恰逢AT “新零售”线下争夺战正酣,让人不禁为阿里的形势捏了把汗。于万达,倒似是搭上新概念的一出柳暗花明。

但,真的不是为这笔买卖加戏过多了吗?

为万达凑“过桥资金”

要说这笔交易的根源,还是在万达。

2017年年中,万达的老王站在了人生新巅峰,然而不曾想,从顶峰到低谷,速度快得惊人。

说起自己的生意经,王健林曾不讳言 “空手套白狼”,这当然是运作良好的情况下。进入2017年,一切似乎失灵了。

在这过去的半年时间里,王健林先是 “把13个万达城、70多家酒店打包甩给了孙宏斌和李思廉,把一堆万达广场甩给了朱孟依,把长白山度假区甩给了孙喜双。”美其名曰“轻资产”。

如今这一出,与其说是万达商业飞身拥抱 “新零售”的大局,倒不如说是山穷水尽时的“江湖求救”。

2016年9月20日,登陆港交所不到两年的万达商业正式从H股退市。按照此前万达私有化项目书上的说法:万达商业计划在2018年8月31日前完成上市。如果公司在退市满两年或2018年8月31日之前未能在内地主板市场上市,大连万达集团将回购全部股份,并向海外及境内投资者分别支付12%和10%的利息。

有意思的是,2017年初万达影业私募时,也曾许下这样的诺言:一年内让A股。不然回购全部股份,支付利息……

可以想见,直到2017年上半年王健林依旧是春风得意,口气大得不得了,似乎上A股只不是走个流程,而且很快。然而,当初的托大,成了如今的命门。

腾讯“四兄弟”凑的340个亿,叫 “过桥资金”或许更恰当些。打个比方,出售的二手房如果有房贷,要先用一笔钱还清房贷,才能过户,这笔钱就是过桥资金。一般情况下,二手房买家要预付一笔,充当过桥。万达商业急需一笔钱了结私有化时的“旧账”,才能顺利直回A股的流程,如此而已。

各怀心腹事

 

所不同的是——

融创拿下万达文旅13个项目,拿地、规划、设计、铺底资金、前期施工等繁难工作都已完成,有四五个项目已经开始卖房。融创接手后的主要工作是“数钱”。

腾讯“四兄弟”可没有孙宏斌的运气,出资340亿元,一共不过拿下了14.273%的股份,纷纷不过成为了万达商业的小股东。稍有商业经验的人都会明白,强势大股东持股50%左右,几个分散的小股东统共持有不到15%能掀起什么浪花儿。

阿里持有苏宁19.99%,两家主要还是各干各干的,协同当然有一些。但要说苏宁一千多家门店是阿里新零售的筹码还是有些过。

苏宁向恒大投资200亿,张近东倒是有机会进驻恒大遍布全国的近千社区,当然是排他的,至少京东不能进。

从持股份额看,“四兄弟”投资的 “战略意义”非常有限。更何况苏宁与京东还是冤家对头,腾讯有能力让两家从剑拔弩张到同心协力吗?赴了“东兴局”的美团、滴滴已经全面开战,谁能协调王兴、程维?没赴东兴局的刘强东、张近东就更不好说了。

股权少,内部还不团结, “合作”前景自然不会看好。媒体不必脑补太多“新零售”的戏。

四大豪门帮万达“过桥”,然各怀心事-博易大师

顺便也帮大家回忆一下:2014年8月份的时候,万达也曾勇敢地拥抱线上,携百度、腾讯一块兴致冲冲地砸了50个亿,说要做O2O,巨头强强联合,一时间多少豪言壮语的。当初腾讯、百度、万达的真诚远胜今日,股权架构也简单,但还是落得“凑拢班子”散了伙,单飞的飞凡尚在苦苦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