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鸿兵:中国经济总量巨大,但为何没有定价权,永远受制于人?

新闻

提问:中国的经济总量足够大了,但为什么总被个别外部因素(比如美国税改、加息)的微调牵着鼻子走?是理论不自信还是过度解读?

宋鸿兵老师:emmmm…

宋鸿兵老师:一个国家它对全世界经济影响力的大小,并不是取决于国家静态的经济总量,而是取决于一种流量。这个问题我想用一个简单例子来说明,就是定价权。什么叫定价权?比如说石油,石油定价权在谁手上?沙特、俄罗斯是全世界最大石油生产国,但它们定不了价。中国是全世界石油最大的消费国和进口国,但中国也定不了价。注意,供求双方都定不了价,那谁来定价?金融资本来定价,或者说是市场交易量在定价。也就是在伦敦的布伦特原油,再加上纽约的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它们的交易总规模决定了市场的定价。

实际的交易量被边缘化,占的比重太低,可以忽略不计。为什么这么说?全世界一年石油消费多少?300多亿桶。那么在这两个期货市场中,每一年的成交量是多少?是4700亿桶。300亿桶的实际需求量,你要应对4700亿桶的,大你几十倍的这样一种虚拟的金融交易量,实际需求实际已经被边缘化了。

主导定价的力量是期货,是期权,是金融衍生品的所形成的交易量。这种交易量有的是为了投机赚钱,有的为了对冲风险,不管由于什么原因,因为它的量太大,而你的实际需求交易量太小,所以你的实际供求关系对于整个全球的石油定价来说不发生作用或作用很小。

国家经济跟它的道理是一样的,一个国家不是说静态的经济总规模越大,你对这个世界的发展越有影响力。清朝的时候中国GDP占全球30%,鸦片战争之前还占25%,静态总量我们是最大,但是你能影响全球的经济吗?影响不了,因为你的经济规模是由一种比较低下的,比较简单的经济模式,比如说农业种庄稼种出来的。

那么你在全球市场中,所产生的真正的市场的流动性就远远不足。因为你都是农产品,人家是钢铁,是机械,是军火和大炮,人家是工业,是各种各样的先进的东西。所以它的复杂程度比你高得多,它整个市场由于经济程度的复杂性,所创造出来的流动性就比你大的多得多。

所以它的市场周转得快,而你的市场周转得慢,它一年转好几圈,你一年资金才转一圈,那你怎么跟它竞争?我们如果用钢材交易量这个例子来做对比的话,它的流动性比你要强好几倍。哪怕你经济总量比它大,但有可能它的周转量是你的10倍、20倍。就像石油的真实需求只有300亿桶,但交易可以做出4700亿桶。谁定价?交易量大的市场定价。哪个国家对全球经济影响力更大?不是看静态的GDP,而是一个GDP所产生的全球的流动性,在市场中和经济中的流动性所产生的这么一种力量。驱动力量要比静态经济规模的重要得多。

明白这一点之后我们就能解释这个问题,为什么你经济总量很大,但却永远受制于人,因为你定不了价。在各个经济领域中间,不管是石油天然气还是你的消费品,你出口的彩电、手机都定不了价,那你还玩什么?你当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不足。而这种市场中谁定价?金融市场定价,金融市场的交易量定价。而那种交易量又由什么来决定?我不是说自己买来买去,我用机器交易可以是个天文数字,但这个交易量没有用,因为这种交易必须要代表全球普遍性,全球交易员都要在市场上交易,这是一个条件。

第二条件是发生在真实的金融市场之间的互换和交易,不是一个虚拟程序跑出来的交易。这就涉及到你要在某一个市场中取得定价权,你就必须要有一个庞大的金融资产市场。金融资产市场的根基是要国债市场足够大,没有足够大的国债市场,就不能够发展出一个庞大的金融资产市场。没有这么大的金融资产市场,你就定不了,你的流动性就不足,就不能够给每个重要市场定价。这就是我们看到的英国布伦特原油。大家有没有想到它为什么不用英镑定价,而要用美元定价?它硬换成英镑不行吗?它不想换成英镑吗?它想,但它做不到,你要换成英镑,单子就流失了,交易量就跑纽约去了。

所以这就回答我们另外一个新闻,最近中国准备推出人民币定价石油期货交易,但它一样左右不了市场价格,这个道理跟英镑定不了石油的价格是一样的。因为你交易量不够,全球的参与交易者不足,所以你以人民币定价,它也左右不了纽约价格,也动不了伦敦那个价格,因为你的数量级可能是人家的千分之一,你达不到这么大的量。你要达到这么大的量,那就麻烦了。因为这就要求你的金融市场足够庞大,金融市场足够庞大,背后是国债市场足够庞大,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必须要长期财政赤字,必须要长期贸易赤字,必须要发行大量的国债,必须要欠子孙后代无穷的钱,才能做到这一点。

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能做到,就只有美国。德国、英国、日本,包括中国在内,谁也做不到。因为美国的债是全世界来分担,你中国和其他英国的债得你自己扛。自己扛,你早就破产了,所以你不可能发展出这么庞大的,不要命地发展出这么庞大的国债市场,也不可能发展出这么庞大的金融资产市场,先天条件就不足。

而美国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之所以能让全球给它负债,那是二战的结果,它是打出来的江山。所以现在我看到很多现在学者提出我们要向美国学习,先发展国债市场,先欠下还不清的债,然后再发展经济,再夺得政治领导权。这个思路就弄反了,人家美国是先通过战争取得胜利,然后才敢于欠下还不清的债。你要反过来先欠债,然后再发展经济,再发展政治,肯定是死路一条。

从这个意义来讲,我们要想用经济总量对全球经济发生影响,要取决于你背后经济的所有要素的定价权能不能掌握。而你要掌握各个市场的定价权,就取决于你整个金融市场是不是足够的大。否则的话,你英国石油价格用英镑定,我拿了一大把英镑,在英国能买什么资产?你没有资产给我,或者你资产不足够,我就不愿意持有英镑,就这么简单。

所以你要取得各个市场生产要素这些市场的定价权,就必须要有庞大的金融资产市场。而你要有强大金融资产市场,就必须要欠无数的债。因为金融市场的核心,它的基础资产就是以国债为核心的债务。你要发展出这么多的债务,而又没有储备货币的地位,没有让全世界帮你分担的权力和这样的条件的话,这么大的债务就意味着你经济马上就崩溃,财政立刻就破产。

从逻辑上来看,你只有先取得军事霸权,才能取得政治主导权,然后才能建立起让全世界帮你负债的权利,然后才有可能发展出最大金融市场,而不能反过来发展。

免责声明:本文所引述机构或个人的观点、言论、数据及其他信息仅作参考和资讯传播之目的,不代表博易大师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发现违法或不良信息,请发送邮件至admin@boyidashi.com,我们将及时处理。
admin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1 条评论

  1. 博易大师

评论已关闭。